热线电话:400-880-1060
资料索取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乌尔里希·苏库普,是维也纳还愿教堂的高空作业人,学过机电工程,做过广告狂人,如今吊起威亚,一心只为修复建筑文物。

发布时间:Jul 17, 2020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乌尔里希·苏库普,是维也纳还愿教堂的高空作业人,学过机电工程,做过广告狂人,如今吊起威压,一心只为修复建筑文物。

尽管对攀爬充满热情,内心早早就把“高空蜘蛛人”当做自己的梦想,但在当地高空清洗,仍然是非常不主流的工作。所以,媒体心理学毕业后,乌尔里希按部就班地进入了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在外人看来是一帆风顺的光明前途,乌尔里希却始终觉得自己无法融入。

一个不爱抽烟的人,却得每天跟香烟广告打交道,这种焦虑和不适感一直持续到了年近30,直到有一天看到办公室对面的清洁工,乌尔里希突然觉得,是时候做出点不同的改变了。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辞去正经工作,乌尔里希仅花了一年时间,就在岳父手下完成了管道工的学徒学习,并开始成为一名高楼管道维修工。凭着对极限攀爬的热情和自信,他总是喜欢挑战那些最难搞定的客户和项目。在乌尔里希看来,攀爬教堂塔楼和登顶雪山没有什么区别,每一步都是在告诉你,要坚定内心的士气。

为教堂做修复不是易事,特别是在天主教氛围浓厚的维也纳,首先你得说服大主教同意搭脚手架,其次,工程量浩大,不得不从一些小的工作开始,比如修复壁画。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最终获得主教首肯的契机,是维也纳还愿教堂要修复因暴风雪造成的损毁,但是租借起重机和路面交通压力带来的经济费用高达10万欧元,在被当地经验丰富的管道工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乌尔里希自告奋勇地承担下了这次修复挑战,“事后想想这太疯狂了,但这种在高空享受挑战的事情不正是一个前广告狂人和城市攀爬爱好者会做的吗?”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Karcher干冰清洗,助力文物修复

幸运的是,他找到了合适的清洁合作伙伴,卡赫奥地利为乌尔里希提出了用Karcher干冰清洗的方案,并成功说服了大主教。这些高速、超低温(-79 °C)的干冰丸,在清洗大教堂时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它们可以在不损坏原有建筑材质的基础上,细致地去除表面的黑色铜锈,又不伤害里层的可以起到保护作用的物质。“用对设备真的很重要,那些我们需要保护的材质因为清洗不当而被破坏,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在卡赫专业的历史建筑清洗技术的帮助下,维也纳还愿教堂还发现了隐藏在铜锈下几十年的历史碑文。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2016年,乌尔里希终于第一次如愿爬上了维也纳还愿教堂,全方位为教堂检测了损毁情况。

这座哥特风格的天主教教堂,高85米,宽55米,是维也纳当地著名的观赏景点,由于墙体用白色砂岩建造,教堂的十字形穹顶和正厅拱顶上方的连接处,还有很多长年累月的铜锈。让乌尔里希犯难的是,如果只是简单地把这些一层层的铜锈祛除,会让大教堂的塔顶看起来像打满补丁的破布,这太破坏这座有一个多世纪历史建筑的庄严和美感了。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修复文物的价值所在

乌尔里希说,自己之所以这么热爱这份工作,是因为历史遗迹可以告诉你很多故事,只有当表面的灰尘拂去后,才能真正挖掘这些已被封尘几十年的往事,重现历史的美。

“当我站在我工作的地方时,不由自主地重新看这个世界,近百年来,因为清洁问题都没人上来过的地方,现在,我却能在80米的高空的古老建筑中自由穿梭,这让我再次真实地感受到了对工作的热情和前所未有的舒适。”

从广告狂人到修复教堂

维也纳还愿教堂

是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座天主教教堂,位于环城大道西北角的罗斯福广场,毗邻维也纳大学主楼。教堂建筑为三开间的巴西利卡,是哥特复兴风格的代表作,因为其宏伟的形制被称作“环城大道大教堂”。

兴建教堂缘于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遇刺幸免事件,为了“感谢天主解救陛下”捐资在维也纳修建一座新教堂,当作帝国各个民族的还愿献礼。

于1856年4月24日开始施工,1879年4月24日,在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与茜茜公主夫妇银婚庆典之际举行了祝圣典礼,正式命名为“维也纳还愿教堂”。